好好学习,天天向上,星星资讯网欢迎您!
当前位置:首页 > 生肖 内容页

狗跟马属相合不合财运 猪来穷,狗来富是真的吗?

2022-05-22 16:50:01生肖27

狗跟马属相合不合财,狗和马的属相合不合财

文|吴泽华

河南嵩山少林寺(2018年秋拍)

1.猪来穷

我小时候,家在农村,经常有人说:猪来穷,狗来富。

许多人不相信,其实,我也不相信。

今天,我跟大伙聊一聊,先别说,是真的还是假的,你们听罢,再说是不是真的。

80年代,我还上小学,家里比较穷,穷得吃不上饭,穿不上衣,每年粮食不够吃,还得像别人家借。

母亲为了供我和弟弟读书,不得不喂猪,那时,一头小猪崽很贵,我们家是买不起的。

母亲为了喂猪供一家人开销,经常在周围寨子打听,有没有熟悉的人家养得有母猪,去问一问,能不能赊账,猪喂肥了,杀了猪,卖成钱,再拿钱给人家。

有的人家愿意,有的人家就不愿意。

这年春天,过年把猪杀卖了,母亲就没有头绪,不知去那家赊猪崽,她和父亲在家唠叨了好几日。

正当母亲和父亲焦头烂额的时候,有一次上街赶场,回来的路上,突然从田坝的油菜林里钻出一头小花猪,哼哼地跟着母亲,跟了一里多路,父亲咋个赶它走,它不走。

他们听老人说过,猪来穷,狗来富的道理。

那头小花猪始终赶不走。他们设法逃避,一路小跑,在田野里转了几个拐,溜了几个弯,走了小路,进了油菜林,才算把那头小猪儿摆脱。

回到家,两人为刚才的事感到庆幸时,突然耳畔传来了一阵哼哼地叫声。原来,那头小猪儿在堂屋里吃糠,吓得母亲和父亲一大跳!

“狗东西,啥时候跑进屋来的?”父亲瞪着一双大眼睛问母亲。

母亲嘿嘿地笑了笑,说:“我和你一起进家的,我咋个晓得?”

父亲拿起扁担追着打,母亲舍不得打,拉着他,骂:“打哪样?我们正愁没地方赊猪崽呢?”

“你懂个屁!老人说,猪来穷。你还不嫌穷是不是?”

“老人说,老人说——老人说,石头八百年长一斤呢!你相信吗?”

“——啥?石头八百年长一斤?”

母亲哈哈大笑。

笑了一阵,母亲说:“算了,你看它好可怜,一路上追着我们,看来,我们有缘分。不然,它才不跟着我们呢!”

“你们有缘分,我和它没缘分。可惜它来晚了,否则你和它结婚了!”

母亲一听,抢过扁担,狠狠地打父亲几扁担,痛得父亲双脚跳,骂:“真下得手呢!这猪,我说了,不要。你要养,你养。”

“我怀疑,是那家丢的。它在田坝里迷路了,所以见着人就跟来了。”母亲说。

“哪,你说咋个办?”

“问一问周围村寨的人,有没有那家丢猪的。如果有,我们还给人家。”

“你脑壳进水了。你白白地喂养,假如,你喂养了一年半载的,有人说,这猪崽是他家的,你咋个办?”

“咋个办?给我工钱呀。我给他喂养了半年,或者一年的,粮食和工天要算钱吧!”

“人家倒打一钉耙,说你偷人家的猪崽,咋个说?——老子怕你落到黄河洗不清呢!”

“洗不清?老天在头上,它有眼睛呢!冤枉好人,恶事做多了,那要遭报应的!”

“蒋老头恶毒,杀了那么多人,咋个没见遭报应,人家还跑到宝岛上去活得好好的呢!”

“蒋你妈个头,老子不晓得。这猪崽,老子要喂养,你莫多嘴!”

一到赶场,母亲就会和周围村寨的人说:“我在田坝里遇到一个猪崽,跟着我到我家去了。你们晓得是哪家的吗?”

有人好奇,问是不是真的,老人说,猪进屋不好,要么杀了吃了,要么赶出去,没人关心,这猪是谁家丢的。

过了几个月,没人上门要猪,母亲也就死心踏地地喂养,哪晓得,这猪崽肯吃,肯睡,从不啃猪圈。不像以前喂养的猪,整天嗷嗷叫唤,啃得猪圈咣啷咣啷地响,遭人厌恶。

过年,这头猪长得又肥又壮,母亲舍不得杀,还想再喂养一年。

父亲拗不过她,也就依了,直到第二年,母亲才依依不舍地杀了。

结果一上称,四百多斤,父亲乐了,母亲也乐了。

上街一卖,挣了几百块。那时的几百块,算是大数目。

接下来,两人头脑一热,一下子买了四头小猪崽,打算大干一番事业,心想一夜暴富。

两人走到那儿都议论,如果这四头猪崽像以前那头猪崽一样争气的话,明年扩大猪圈,喂养八头,过两年,干脆搞一个养猪场,这个家,几年就富裕了。

事与愿违,四头小猪崽来到家后,一直不老实,白日夜晚嗷嗷叫唤,吵得人心慌。

一日三餐,只吃白米饭,其他啥也不吃。

有时母亲夹杂几瓢青菜叶,它们都把青菜叶拱出来,气得母亲拿猪瓢打,瓢打烂了几个,猪仍然像个教不好的孩子。

猪吃不好,饿了就啃猪圈枋子,有几次,猪圈被啃垮了,跑出来吃了人家油菜,赶得满田坝跑。

糟蹋庄稼不说,气得母亲和父亲骂娘。

村里人就嘲笑父亲和母亲,“不听老人言呀,吃亏在眼前!”“老人家说的话,句句是实话!你们不听,现在遭罪了吧!”

父亲气打一处来,骂:“管你们卵事!老子喜欢在田坝里跑!”

一群人骂他:“咬卵犟!”

后来,猪长到五六十斤,得了一次瘟疫,母亲和父亲急得上蹿下跳的,上街请兽医,一次花几十块钱,医了四五次,钱花了,最后,今天死一头,明天死一头,结果全死光了。

父亲骂母亲:“不听老子的话?你看,遭折磨了吧!白忙活了半年吧!”

母亲沉默了一年,从未开过笑脸。


2.狗来富


上初中,家庭越来越窘迫,生活过得捉襟见肘的。

屋漏偏逢连夜雨,船迟又遇打头风。家里那头老黄牛,生病死了,卖的肉还不够买一头小牛崽。

父亲和母亲不得不求人去银行贷款,还好,贷款是无息的,贷款下来,买了一头小黄牛。

这一年,家里就没钱买猪,也没人愿意赊猪崽给我们家。

直到有一天,母亲和父亲赶场,一条小白狗儿从街尾一直跟着母亲。

母亲特别喜欢,巴不得给自己走,一路上她把自己买的两个油粑粑给它吃。

父亲看不上这小狗儿,因为小狗儿有一只眼睛瞎了,而且毛发不光滑,脏兮兮的。

回到家,母亲怕寨子里的人发现自己家来了一条狗儿,奓着嘴乱说,怕丢狗的人家上门来要回去,特意关在一间屋子里,一日三餐照顾周到,像供祖宗一样。

母亲晚上悄悄地和父亲说:“老子要发财了。你看狗到我们家来了。”

“哼——,莫高兴得太早,要是寨子里的人晓得了,说出去,几天就传开了,丢狗的人自然上门来要回去。”

“我们不肯!没证据,凭啥子说是就是,说抱走就抱走啊?”

有一日,母亲开门喂狗儿,小狗儿跑了出来,寨子里的人看见了,问她,啥时候抱了一条狗来喂养。

母亲瞪了一眼,骂:“少管闲事多活两年!”

有人专门来问父亲:“家里来狗儿,是不是要发财了?发了财,记得请吃饭啊!”

父亲马着脸不说话。

不到一个星期,周围村寨的人都晓得我家来了一条狗儿,母亲也就不藏着掖着了,直截了当地说,家里来了一条狗儿。

有人好奇,上门来看个究竟,瞧小狗儿有一只眼睛瞎了,嫌弃地说:“妈的,我以为是啥子好狗儿,一只独眼龙,哪个稀罕这狗儿,有可能是人家丢的。”

父亲又骂:“管你们卵事!只有你妈的话多,卵事没得,瞎说。”

这狗儿乖,一天到晚坐在大门口,眼睛盯着过路的人,凡是有人过路,它会汪汪地叫几声。

熟悉的人过路,它叫几声就摇摇尾巴;不熟悉的人,它会追着叫,直到那人走远。

狗儿也不挑食,母亲给它吃什么,它就吃什么。有时,饭少了,人不够吃,母亲烧一个红薯给它,它也不嫌弃,吃得香。

不挑食,也通人性。要是有客人来家,母亲一出声,“小白,不要叫了,是客人。”它就不叫了,摇头摆尾地跟在客人后面。

有时父亲和母亲上山放牛砍柴天黑没有归家,它会一直在大门口等,只要听到母亲的声音,它会急急忙忙地跑去,在她面前,摇头摆尾,跳来跳去的。

有好几次,母亲上街卖柴,回来晚了,狗儿坐在门口,听到一公里外母亲说话的声音,它就能辨别,兴高采烈地跑去迎接她。

我家房子靠山,山上的树林茂密,野生的小动物多,有时野猫会来抓小鸡,黄鼠狼偷鸡蛋,还有老鹰骚扰,每次都遭小狗儿追得仓皇逃窜。

这年,母亲砍柴卖,买了两头猪。怪了,两头猪不挑食,不叫不闹,吃了就睡,睡醒了,饿了,叫两声,喂饱了,又睡。

过年杀了,上称一称,一头两百多斤,两头猪五百多斤,父亲和母亲偷偷地乐了好几天。

寨子里有人又说了:“老人说话真的很啊!猪来了,愣是要穷;狗来了,愣是要富!”

母亲高兴得没两年,有一次母亲去下边寨子挖红薯,坎上有一个何姓人家,生拉硬扯要请她和父亲吃晚饭。

天黑了,小狗儿没见父亲和母亲回家,便闻着味道赶来,刚到院子里,遭何家一条老母狗狠狠地咬。

母亲和父亲见了,忙跑去护,哪晓得,老母狗和小狗儿有愁似的,咬着小狗儿不放,活生生地把小狗儿咬死了。

母亲看着小狗儿喉咙咬一个洞,脖颈咬断了,当场断了气,哭得喊天喊地的。

何家人见母亲那般伤心,若无其事地说:“呀,哭啥子嘛!不就是一条狗儿吗?何况,你那小狗儿是个独眼龙呢!我家这老母狗才下崽,你喜欢,多捉两个去。”

“你家的狗咋个和我家这狗比嘛!你不晓得,它通人性,多乖巧呀!”

小狗儿死了,母亲含着泪水埋了。

何家人为了道歉,抱了两条小狗儿来补偿。

这两条小狗儿来,母亲总是看不顺眼,不喜欢。两条狗儿,天天叫唤,白天叫,晚上叫,吵得人厌烦。

叫就算了,天天追着鸡咬,咬死了好几只小鸡崽。母亲气得拿着扫把打几次。

有一次父亲见着两只狗儿追着一只大公鸡满地跑,气急了拿起扁担追着打,结果两只狗儿追着父亲咬,吓得父亲不敢回家。

狗儿大一点,见鸡要咬,见人也要咬。有好几次,寨子里有人过路,被两条狗儿咬得满地打滚。母亲不得不带人家去街上卫生院打狂犬***。

父亲气极了,拿着扁担追着打,打得两条狗不敢归屋。

冬天,母亲发现两条狗不见好几天了,问父亲:“狗咋个不见回来吃东西?以前挨打了,要回来吃东西呢!”

父亲生气地说:“不晓得!”

后来,我上学才发现,两条狗儿死在油菜田里了。

回来告诉母亲,母亲跑去看,泪水涟涟地说:“是我家狗儿!可怜啊,有可能被人下了毒药。”

图片来自网络

TAG标签:不合 属相 财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