我们该如何向孩子解释恐怖袭击

人们在巴黎为袭击事件中的遇难者默哀。


儿童“并非生活在火星”,弗朗索瓦·杜福尔(François Dufour)说,他是《小小日报》(Le Petit Quotidien)和其他两份法国日报的主编,这些报纸面向6至17岁的孩子。“他们和我们生活在同一个世界。”但也要有底线,他和其他人一样,认为父母不应该让孩子看到任何涉及暴力的照片或镜头。他说,“我对父母的建议是,从孩子们的提问开始。”
周日,杜福尔在编辑室召集了一群孩子,讯问他们关于周五晚上发生的恐怖袭击,都想知道些什么。这些问题(及答案)将在报纸的特别版刊出。一位名叫蒂奥多(Théodore)的十岁男孩问,可爱的婴儿是如何长大成为邪恶的恐怖分子的。“如果是父母带大的,他们不可能变成恐怖分子。这毫无疑问呀。”他说道,“或许他们是被恐怖分子绑架来的人质?”
其他孩子想知道是否有儿童遭到杀害,恐怖分子是如何选择他们的目标的,以及他们为什么要杀害无辜的人,甚至恐怖分子是否喜欢足球或者摇滚乐。(杜福尔告诉他们,伊斯兰国发表声明,谴责巴塔克兰音乐厅举办的音乐会令人厌恶。)
孩子们也不理解,既然紧接着也会让自己丧命,为什么还要实施袭击。(杜福尔平静地说,因为有些人愿意为信念而死。)
当天被问的最多的问题,也是我们成年人一直在问的:恐怖分子会回来吗?
没人知道答案。杜福尔表示,他所供职的报纸会报道警力增加和其他措施,但“我不可能说不会再发生袭击”。
《解放报》(Libération)的儿童特刊解释说,“发生的事情令人非常伤心,非常难以面对,但袭击依然很少见。不过目前,我们没法说不会再有袭击发生。”
周日当天,公园重新开放,咖啡馆里也满是人。我碰到了几个朋友,他们看上去因为能走出家门而松了一口气,但仍处于受惊的状态。此次事件中,枪口对准了我们这样的人:在家附近吃饭的普通巴黎人。
一个朋友说,她9岁的儿子告诉她,针对记者的《查理周报》袭击事件过后他没有害怕,但现在却觉得害怕了。(她说,“我从这一点知道,他明白发生了什么事情。”)周日当天,他也看了很长时间的电视。
另一个教小学的朋友对4岁的女儿说,“坏人杀害了一些人。”小姑娘什么也没说,但后来递给了她一幅画,画的是“死去的公主”。
听到窗外传来枪声的那个朋友,一直在努力回答女儿的所有问题:“我们会中弹吗?我们会死吗?死在旁边那家咖啡馆的人是谁?你透过窗户到底看到了什么?(枪手在Le Carillon咖啡馆和街对面的“小柬埔寨”[Le Petit Cambodge]餐厅杀害了至少15人。)
我女儿想知道,不到一年的时间里,家附近就发生两起恐怖袭击是否正常。我问她,向小孩子讲述袭击的事情时,她有什么建议?她的建议是,家长讲述自己童年时发生过的类似事情,然后再描述自己是怎么克服的。
我努力回想类似的事情,最后告诉她我家被抢劫过两次,都是在家里没人的时候。我当时很害怕,但后来逐渐恢复过来了。然后我问她有没有觉得好点了。
“中等,”她说。
在这种情况下,中等已经算相当好了。
帕梅拉·德鲁克曼是一名观点文章撰稿人,著有《抚养贝贝:一个美国妈妈发现法国父母的智慧》(Bringing Up Bébé: One American Mother Discovers the Wisdom of French Parenting)一书。



精彩评论 0

还可以输入100个字,评论长度3个中文字符以上
95919000:2017-12-11 13:41:12