宋代饮茶之风

 

宋代人崇尚文雅,因而原先主要在文人、僧人和道士中间流行的饮茶之风,迅速蔓延,饮茶风习深入到社会的各个阶层。

宋太祖赵匡胤自己嗜好饮茶,在宫廷中设立茶事机关,宫廷用茶已分等级。茶仪成为礼制,赐茶已成皇帝笼络大臣、眷怀亲族、甚至向国外使节表示友好的重要手段。

文官集团中出现了“汤社”等专业品茶社团,至于民间,茶文化更是生机盎然,有人迁徒搬家,邻里要“献茶”、有客来,要敬“元宝茶”,定婚时要“下茶”,结婚时要“定茶”,同房时要“合茶”,亲友聚会更是离不开茶会,社会生活的角角落落,到处漂浮着茶的清香。


饮茶风习的普及,推进了宋代的茶文化朝著艺术化的高级阶段迈进,两宋以茶为主题的诗作屡见不鲜,其中描写饮茶胜境的佳句更是层出不穷。如:

“鼎磨云外首山铜,瓶携江上中令水。

黄金碾畔绿尘飞,碧玉瓯中翠涛起。”

——范仲淹

“潏潏药泉来石窦,霏霏茶蔼出松梢”

“阁掩茶烟晚,廊回雪溜清”

——林和靖

“青云腴开斗茗,翠罂玉液取寒泉”

——陆 游

“烦将炼火炊香饭,更引长泉煮斗茶”

——范成大

泡茶时,汤水所蒸腾起的氤氲之气,饮茶时茶味在齿颊留下的芳香,以及茶汤沁入肺腑的温馨感受,给宋人带来了充分的享受和愉悦之感。


京城汴梁,茶楼甚多,人们约会相聚,大多邀于茶楼。南宋时期的临安(今杭州),与北宋相比,社会各阶层饮茶风气更盛,将宋代的茶文化推向极至,由于南北饮茶文化的交流融合,临安城中酒肆、茶坊更是遍佈坊巷间,以此为中心的茶肆文化崭露头角。

杭城茶肆分成很多层次,以适应不同的饮茶者,一般作为饮茶之所的茶楼茶店,供市民消遣,茶客中“多有富室子弟,诸司下直等人会聚,习学乐器,上教曲赚之类”。有的茶肆,“本非以茶点茶汤为业,但将此为由,多觅茶金耳”。时称“人情茶肆”,有一些茶肆,专门是士大夫期朋会友的约会场所,著名的如“蹴球茶坊”、“蒋检阅茶肆”等。

据吴自牧的《梦粱录》记载,临安茶肆的佈置格调雅致,张挂名人书画、陈列花架、插上四季鲜花。一年四季“卖奇茶异汤,冬月卖七宝擂茶、馓子、葱茶……”,当然,还有一些名字香艳以喝茶为名的色情场所。到了晚上,一些茶肆还推出流动的车铺,作应游客的点茶之需。当时的临安城,茶饮买卖昼夜不绝,即使是隆冬大雪,三更之后也还有人来提瓶买茶。

今天的杭州尚有宋人余风,吴山下,西湖边,茶肆点点,仍然飘拂着迷朦淡远的隐隐茶香,但是论规模、数量和茶肆的种类,与宋代相比,还是差之甚远。因此,今天的茶客常常会追思宋代茶事之盛,有作宋人之想。


精彩评论 0

还可以输入100个字,评论长度3个中文字符以上
95919000:2017-12-13 18:57:09